湘潭社区民警罗秋林的三个小故事

来源:湘潭文明网   编辑:蔡丽娟   时间:2018-08-14

  

  “八一”前夕,罗秋林(右一)带着协警去看望老兵老刘。图片来源:湘潭日报社全媒体 记者 刘建强 摄

  在雨湖区先锋街道,说起派出所里的罗警官,大家都说这个人“话不多,但肯帮忙,做事扎实”。

  三天帮人找回手机 

  “手机丢了,里面有很重要的资料。”去年6月20日,正在所里值班的罗秋林接待了一对夫妇。

  这对夫妇是新疆乌鲁木齐人,老张是汉族,妻子是维吾尔族。儿子刚大学毕业考进湘潭一家银行工作,他们千里迢迢来湖南帮儿子办工作关系,在湘潭到长沙的大巴车上,老张不慎遗失了手机。

  “南盘岭128号”,老张告诉罗秋林,他儿子已经用手机定位功能确定了位置。定位精确,看似信手拈来。但是,以罗秋林对这一带情况的掌握,难以对上号来;通过户籍室查找,还是找不到这个门牌号。由于历史原因,南盘岭地区分属先锋、广场和长城三个街道管辖,成为错综复杂的插花地带。

  “还得用笨办法,”看老张夫妇很焦急,罗秋林领着他们逐个厂矿、门面、楼栋地打听。有的老厂区养了恶狗,罗秋林走在前面,护着老张夫妇。眼看天黑了,大半天的忙乎一无所获,老张见罗警官上楼下楼累得满头大汗,想请他吃个便饭,被罗秋林婉言拒绝了。

  第二天又是一整天,大海捞针式的搜寻仍然没有结果。就在老张失望地想要放弃的时候,功夫不负有心人,这天晚上,小张发现父亲遗失的手机开了机。

  第三天上午,罗秋林先是领着老张来到电信部门,查找到使用手机的卡号。与使用者取得了联系后,他们终于在旺鑫小区找到拾机人,帮老张拿回了手机。

  酷暑难耐的天气里,一个警察能够用将近3天的时间为群众寻找一台手机,罗秋林的举动让老张一家感受到湘潭这座城市的温情。原本想劝独生子回家乡的老张改变了主意,随即用手机支付了首付款为儿子购房,让他留在湘潭安心工作。

  与管理对象“拉关系” 

  今年2月初,罗秋林被调整到金塘社区警务室。刚到任两天,他就叫上社区主任一起,去走访一个有名的上访户。但这一次他们吃了闭门羹——听说社区民警要上门,老人有意去了易俗河。

  家住原湘潭二纺厂的老刘,今年71岁,是一名老汽车兵,参加过援越抗美和西北核武器基地建设。为了参战和参核补助费的事,已经上访了10多年,是“最难缠”的对象。

  几天之后,春节临近,罗秋林没打招呼,提着自己买的过年物资又上了门。“刘叔,今天特意来拜访您”, 罗秋林一进门就与老刘“拉关系”。 听说罗秋林的叔叔与自己是战友,罗秋林也当过兵,老刘很为上次的失礼感到惭愧,赶紧招呼老伴将煮好的乌豆土鸡蛋端上来。罗秋林有糖尿病,平时含糖的东西都不能尝,但为了不拂老人的意,硬着头皮吃完了。

  “您反映的事上面都知道了,该有的待遇总会有,搞垮了身体就什么也享受不到了” ,罗秋林这番话,说到了老刘心坎里,他说,“我是个有50年党龄的老党员,宣誓为党的事业奋斗终生,今后,绝不做违纪违法的事。”今年春节和“两会”期间,老刘没有去上访了,还劝阻了一些想要上访的人员。

  “八一”前夕,罗秋林再去拜访“刘叔”。老刘很兴奋,他说,现在退役军人事务部成立了,习近平总书记说“绝不让英雄流血又流泪”“让军人成为社会最尊崇的职业”,党的政策真正好。

  给逃犯买生活用品 

  今年3月,罗秋林带着协警开展“三实”走访,来到一户困难家庭时,发现这家母女俩都有些慌张,女儿张丽(化名)的行为更是躲躲闪闪。罗秋林察觉出异样,不动声色地要求查看身份证。

  通过警务通查询,罗秋林发现张丽竟然是一名网上逃犯。原来,张丽在安徽芜湖参加了传销组织,因涉嫌组织传销罪被当地警方上网追逃。

  张丽的母亲诉起苦来,自己是下岗职工,夫妻离异,靠着女儿挣钱生活,现在女儿快30岁了还没出嫁。

  “逃是逃不过的,自己做的事总要自己来承担,”罗秋林很是同情这一家子,但法不容情,他给母女俩宣传政策,说明自首可以争取到从轻或减轻处理。他还当即联系了社区,协调帮助张丽的母亲解决生活困难问题。看到罗警官这么为她们着想,张丽当即跟着罗秋林到派出所投案自首。

  罗秋林对张丽一家的帮助并没有就此止步。没过多久,芜湖警方来湘潭押解张丽,罗秋林到看守所去送行。了解到张丽身无分文,他加了芜湖警察的微信,自己垫付了1000元,拜托这名女警为张丽买些生活用品。(湘潭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刘建强)

打印】 【关闭